河南顺兴安保装备网欢迎您!公司主要经营:电击器,电警棍,电击器,电击防身器,电击棒,电击棍,电棍,电棒,防狼喷雾,个人防身器材,安防装备等产品。

您现在的位置: 电击棒 > 防身知识 > 电击棍百科 >

对于“防卫过当”能否实施正当防卫

来源:http://www.fangshen9.com/ 发布时间:2020-07-16热度:
(1)对于这个问题不宜进行纯理论的探讨。在正当防卫的现场,由于被侵害人激烈的反抗反击,导致侵害人有重伤或生命的危险,这个时候,侵害人用更激烈行为进行防卫。。。。。那么...

(1) 对于这个问题不宜进行纯理论的探讨。

在正当防卫的现场,由于被侵害人激烈的反抗反击,导致侵害人有重伤或生命的危险,这个时候,侵害人用更激烈行为进行防卫。。。。。

那么请问,如何认定侵害人已经停止侵害?又如何存在被侵害人的“过当防卫”?

只有侵害人停止了侵害,被侵害人的反击才存在“过当”的可能性。而侵害人只要不停止侵害,那么被侵害人的反击就不存在“过当”。

在现场侵害人唯一的选择只有逃跑。

对于还没有造成后果的当时,侵害人无权进行对方“过当”的判断。

被侵害人如果做出“过当”行为造成后果,那么这也是由法律进行裁定的问题而不是侵害者。

至于已经造成“过当”后果了的,我想侵害人也无法进行“防卫”了。

(2) 防卫过当的前提就是正当防卫,也就是对侵害人的侵害行为进行防卫的行为,此时,侵害人的法益被法律暂时性的不予保护,才使得防卫人反侵害的侵害行为合法。所以要把握好时间点,也就是制服,丧失能力这类情节的掌握,正当防卫行为的目的是保卫合法利益免于受到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如果防卫行为已经制止了侵害行为的继续,再去对侵害人实施防卫行为就应当是防卫过当,而此时的明显过当,过时的行为就不应再是防卫行为,而应当看作是新的侵害行为。侵害人对过当,过时的这类行为,为了保护自己生命健康权是可以予以防卫的。关键应在于时间,事件点的把握和明显区分。

(3) 正当防卫(又称自我防卫,简称自卫),是大陆法系刑法上的一种概念,表示“对于现实不法之侵害,为防卫自己或他人之权力所为之行为”。其与紧急避难、自助行为皆为权利的自力救济的方式。

(4) 防卫过当必须是有超出限度的伤害,否则怎么认定防卫过当,但一旦防卫过当,侵害人基本没有机会再实施正当防卫。所以你说的基本不可能。

但现实中存在一种可能,比如甲去殴打乙,乙拿出刀对打,这时乙就不是正当防卫,而是故意伤害或杀人,甲可以实施正当防卫。 不是防卫过当的正当防卫是否有救助义务

(1) 正当防卫因为没有防卫过当,所以没有救助的义务。但是,如果正当防卫时将行为人打成重伤(此时不过当),不及时治疗会有生命危险(若行为人死亡会导致防卫过当),此时就有救助义务了,不然会导致不作为犯罪。

扩展资料:

防卫过当需要具备的条件:

1、在客观上具有防卫过当的行为。

防卫过当符合正当防卫的前四个条件,仅仅是不符合第五个条件,防卫过当应具有正当防卫的前四个条件,即正当防卫最基本的前提条件、时间条件、对象条件和主观条件。

这四个条件缺少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成立防卫过当,而是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如挑拨防卫、假想防卫、防卫不适时、防卫第三者等。

这些防卫没有正当防卫的主客观基础,其本身是非法行为,构成犯罪的,应按刑法规定的罪名定罪处刑。

对紧急避险能够再进行正当防卫吗?

(1) 【案情】李某绑架了王某的儿子,要求王某去抢劫银行的巨额现金,否则杀害其子。王某担心儿子生命安全,遂来到附近银行抢劫。结果,银行职员曹某等奋起反抗,将王某打成重伤。王某抢劫失败后,李某杀害了王某的儿子。

第一种观点认为,王某的行为构成抢劫罪,曹某奋起反抗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理由是王某因受李某的胁迫而去实施抢劫,王某是胁从犯,与李某构成共犯,所以是抢劫罪。曹某面对王某的不法侵害,将王某打成重伤并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所以曹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第二种观点认为,王某的行为与曹某的行为都属于紧急避险。理由是王某儿子被绑架,他已经没有意识自由了,不属于胁从犯,是紧急避险。曹某的反击行为是对正在进行的危险所实施的紧急避险行为。

【分析】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认为王某和曹某的行为都属于紧急避险,理由如下:

第一,王某不是胁从犯。胁从犯是指被迫参与共同犯罪,但行为人仍然具有独立的意识自由。但是在本案这种情况下,王某儿子被绑架,王某确实没有办法,他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没有意识自由,共同犯罪的核心要求是双方有一致的意识表达,而表达的前提是要有意识自由,但是王某没有。

再者,本案中王某不可能与李某成为共犯,李某威逼王某去抢劫银行的行为本身不成立教唆犯,而是抢劫罪的间接正犯,间接实行犯是利用他人的行为来实施自己的犯罪目的。李某利用威逼王某来实现王某成为自己的工具,从而实现自己的犯罪目的,李某是间接正犯。所以王某的抢劫银行的行为就相当于是李某亲自实施的,李某绑架是手段,抢劫是目的,而绑架与抢劫之间是牵连的关系,牵连犯从一重处罚,李某按绑架罪处理。所以王某与李某不是共犯,王某也不是胁从犯。

第二,王某的行为属于紧急避险。紧急避险成立的条件是存在现实的危险、对象是针对无辜第三者的合法权益、主观上迫不得已并且没有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王某面临其子随时可能被李某杀害的危险,王某为了避险自己的儿子被李某杀害,选择不得已损害另一方无辜第三者的合法权益即银行的利益及银行职员人身安全的利益。王某并没有把银行职员打死打伤,所以王某并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成立紧急避险。

再者,由于王某缺乏共犯意识,迫不得已实施抢劫犯罪的行为,他不能与李某构成抢劫银行的共犯,所以王某的行为仅成立紧急避险。第三,曹某的行为也成立紧急避险。曹某作为该银行的职员,在面对任何人抢劫银行的时候都是有权利进行反击的。曹某对于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当然可以实施正当防卫,但是对于合法的行为却不能进行正当防卫,因为正当防卫面对的必须是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然而上面笔者已经说明王某的行为属于紧急避险,很显然,紧急避险是合法的行为,所以曹某不能对王某的合法的紧急避险行为实施正当防卫,那么曹某奋起反击的行为反而构成故意伤害罪了?

并不是这样,虽然曹某的反击行为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但并不意味着曹某把王某打成重伤的行为就是犯罪行为。事实上,曹某反击行为属于对李某所制造出来的不法侵害的紧急避险。紧急避险的对象不一定是不法侵害,只要是正在进行的危险即可,所以曹某的行为也成立紧急避险。综上所述,王某和曹某的行为都成立紧急避险。对于紧急避险还可以再进行紧急避险。

本文地址:www.fangshen9.com/a/djgbk/645.html

责任编辑:广州金龙